全球父母節:表揚香港在職母親 | 包括我們當中的外傭母親

今天是全球父母節,是一個表揚父母親對家庭的付出的日子。然而,僅僅一天的表揚是遠遠不足的。從根本上了解父母親的犧牲才能從心而發地感激他們。其中,在職母親所付出的尤其多,因此她們值得表揚。同時,不只有香港的在職母親值得被關注,在香港工作的外傭母親們也應該被表揚,因為她們很多都有小孩在家鄉,而她們卻選擇離鄉背井來香港打工去供養她們的孩子。

對在職母親而言,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永遠是一個難題。根深蒂固的性別定型觀念給在職母親帶來不公平的壓力和負擔。職場上,僱主可能會對作為母親的女僱員有偏見;在家裏,丈夫和家人也會期望母親承擔大部分育兒、照顧長者和打理家務的責任。去年以來,疫情已經使許多在職母親忙碌兼顧職場和家庭生活,平衡工作和育兒的需求。很多時候,在職母親都不得不因為難以於專心工作和確保孩子學習和健康而離開工作崗位。

由於在坊間及政府提供的課外兒童照顧的選擇有限,在疫情期間,許多在職母親都要依靠外傭的支援才能保持就業並更好地平衡工作和家庭。對已經在工作的成年兒女來說這也是必要的,因為他們需要外傭來幫助照顧年邁的父母。這些外傭中許多也是在職母親,她們在疫情期間無法回家鄉看望自己的孩子。疫情還給這些外傭母親造成了更大的經濟負擔,因為她們需要多的匯款去支撐在家鄉的丈夫和孩子的生活。

生育率下降和人口老齡化使全球許多國家對人口變化的經濟影響日益感到擔憂。但是,我們社會對在職母親作為她們子女的照顧者而提供的鼓勵和支持卻是少之又少,無論這些在職母親是本地的還是外籍的。在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曾在2016年的研究報告指出,香港有五分之一的在職母親曾在懷孕、產假或分娩後的第一年經歷過工作場所的懷孕歧視。對於外傭母親,融幼社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亦顯示,僱主普遍認為外傭懷孕的情況「不可接受」,因為這給他們帶來了不便。這有時候會導致僱主非法解僱懷孕外傭的事情發生。

被解僱的懷孕外傭會立即變得無家可歸,並在兩週後工作簽證到期後無法獲得公共服務,包括產前檢查和新生兒保健等至關重要的醫療服務。那些無法返回家鄉的外傭母親的孩子通常沒有證件,無國籍,並且無法獲得基本服務,包括醫療、住房和教育。

從根本上實現真正持久的改變,人們必須改變態度。保障所有在職母親還不夠,我們應該表揚他們!外傭母親們也應該被關注,因為到2047年,香港的外傭人數將從今天的390,000增加到600,000,以應付香港社會迅速老齡化的人口。

同時,所有僱主都應該為在職母親提供更大的靈活性,好讓她們在分娩後更順利地重新投入勞動力市場。對於在家鄉有小孩的外傭母親,外傭僱主也應鼓勵外傭更積極地花多一點時間參與在家鄉的孩子的學業、健康、以及生活的其他方面。例如,僱主可以讓外傭在工作之間短暫休息,以便與她們的孩子進行視像通話。

我們相信香港社會應該讚揚香港所有在職母親,感謝她們為家庭和社會的付出。尤其是許多外傭母親,他們幫助我們照顧我們的孩子,卻與自己的孩子相距數千英里。同一屋簷下,同一種付出。這些外傭對自己的孩子的付出和香港父母對孩子的付出是一樣無價的。

 


Back